今天是:        国务院法制办| 浙江省人民政府| 浙江政务服务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府法制  >  法制研究
行政证据审查判断与运用实务研析--------以一起违反食品安全管理规定案为视角
来源:镇海区 发布日期:2017年04月19日 浏览次数: 字号:【 分享到:

问题引出:犯罪中止是刑法上的概念,刑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是犯罪中止。”行政法律领域对于行政违法行为中止及其法律适用没有明确界定,在具体行政执法中执法人员面对当事人违法行为中止情形,运用何种原则如何给予法律适用,是本文予以探讨的一个重点问题。另外,证据收集的基本规则、证据的审查与认定无论是在刑事诉讼、民事诉讼还是行政诉讼领域都是确保程序公正、法律适用合法合理的最重要的部分,如何运用证据及其规则系统的、全面的证明相关行政法律关系,是本文要予以说明的重中之重。

一、案例简介

某局执法人员对当事人的仓库进行检查,发现在当事人的回收仓库内摆放有一些其生产的白胡椒粉、生姜粉、五香粉、花椒粉、孜然粉、咖喱粉、椒盐粉、鲜辣味粉、辣椒粉调味品,上述调味品标签上没有标注生产日期,同时在该仓库内发现半瓶松香水和一些带有污渍的抹布及手套。经调查,当事人于将生产的上述调味品,销售给客户,之后当事人收到客户反映,其生产的上述调味品生产日期打花及容易擦掉等原因要求退货。随后当事人召回了部分上述调味品,并利用购买的松香水擦掉其召回的上述调味品的生产日期,打算打上新的生产日期重新对外销售。案发前当事人因意识到上述行为涉嫌违法,主动停止了篡改上述召回的调味品生产日期的行为。

二、案情聚焦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等相关法律法规,本案经办案人员集体讨论,形成了两种处理意见:

第一种意见,当事人的行为不构成违法行为,违法事实不成立,建议按照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制度对其指导监督。第一是当事人对于召回的涉案商品利用松香水擦掉标签上的生产日期后拟打上新的生产日期重新对外销售,这一事实是当事人供述,仅记载于调查询问笔录,是否延后标注生产日期还属未知,当事人有可能标识原来的生产日期或者对涉案物品进行销毁;第二是对于当事人虚假标注新的生产日期的认定,在没有排他性证据的前提下,仅凭当事人口供,不足以认定当事人虚假标注生产日期的违法事实;第三是本案没有形成具体的违反行政法律规范的实物证据,没有造成危害后果;

第二种意见,当事人的行为属违法行为中止,已构成违法行为,建议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相关规定对其进行查处。

三、以证据链的形成为中心对行政证据规则进行探析

(一)“调查询问笔录”的证据效力研判

立足于本案具体法律事实,在这里笔者对询问调查笔录这一关键证据的类型及认定进行本体研究。

1、询问调查笔录的证据类别

在我国,至今尚未出台较为完整、统一的行政程序法,有关行政证据的相关规定也仅散见于一些法律和部分法规及规章之中,实践中,行政证据与行政诉讼证据在证据种类上基本一致。我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的八种证据,主要包括书证、物证、视听资料、电子数据、证人证言、当事人陈述、鉴定意见、勘验笔录、现场笔录。目前对于行政执法中形成的询问调查笔录的证据归属尚未有定论,比较普遍的有三种意见,一是认为询问调查笔录属于证人证言;第二种意见认为属于书证;第三种意见认为属于当事人陈述。不同的证据类别,证明的对象不同,但一个证据虽然只能是一种证据形式,但根据证明对象的不同,有时也可以是多种形式。但就本案来看,无论属于证人证言、当事人陈述还是书证,证据形式均属于言词证据。

2、言词证据的判断与认定

言词证据真实性、稳定性、可靠性较差,而且翻供的现象时有发生,在收集取得、审查判断行政证据应当遵循以下原则:

一是真实性和合法性原则。证据合法性是指证据的形式、来源必须符合法律的规定,包括来源合法、收集方式合法等。证据真实性是指作为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必须是对案件事实的客观反映和真实记载。这就要求执法人员不得以利诱、欺诈、胁迫、暴力等手段收集调取证据,以这样手段取得证据往往都是违背了当事人的真实意愿,违背了证据的合法性和真实性原则。

二是孤证不能定案。任何证据都不能自证自己的真实性,言词证据更不例外,也就是说只有当事人的口供而没有其他间接证据证明的情况下不能据以认定案件事实。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虽然行政处罚法没有这样的规定但是这样的法律原理和法律规则同样可以推定适用在行政处罚案件上。

三是关联性原则。直接证据与间接证据间要相互印证相互补充形成完整严密的证据体系才能认定案件事实。作为行政法律关系主体的当事人和证人,虽然对行政法律关系的产生、变更、消灭的事实及争议的发生、发展过程有清楚全面的了解,但他们与行政案件处理结果之间的利害关系使得任何一方都有可能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有意无意地夸大或缩小事实。所以,证据之间是否能相互印证,并形成证据链,是否能较全面地印证案件事实尤为重要。

(二)行政证据的审查运用

综合上述对证据类型及证据审查判断的法理研判,结合本案具体案情,笔者对该案证据及其证明对象的法律关系及运用规则进行分析梳理。

1、从调查取证情况来看,案发时,执法人员对当事人进行检查,发现在当事人的回收仓库内摆放有一些其生产的调味品,上述调味品标签上没有标注生产日期,同时在该仓库内发现半瓶松香水和一些带有污渍的抹布及手套。当事人供述其从2016年5月底利用购买的松香水擦掉其召回的上述调味品的生产日期,目的是为打上新的生产日期重新销售。被当事人擦掉生产日期的涉案物品数量很多,并且当事人供述的主观意图与其客观行为相一致。证据采信方面,该案的口供并不属于孤证,而是由当事人及其生产负责人(证人)之间的供述相互应证的。两者的口供很明确,是要标注重新包装好的新的生产日期,并且是相互印证的。具有二个以上当事人口供和证人证言的证据,同其他证据一样,对于证明单元或案件事实的证明,也是完全可以达到证明标准的。同时现场发现相关的补强证据,实物证据与口供是互相印证的,形成了有效的证据链,故该局采信了当事人及其生产负责人的供述。证据取得途径方面,证据未经诱供、逼供的方式取得,是合法的。

2、针对在没有排他性证据的前提下,仅凭当事人口供,不足以认定当事人虚假标注生产日期的违法事实的主张,笔者认为该案从证据的调查和运用上排除了一切矛盾,从运用证据对案件事实所得出的结论上,本结论是排除其他一切可能,而这是本案惟一的结论。该案对于当事人虚假标注新的生产日期的认定,口供的真实性存在三种情况,真实的、部分真实的和虚假的等情况。本案当事人和证人均供述用购买的松香水擦掉召回的上述调味品的生产日期,目的是为打上新的生产日期重新销售这一违法事实,如果当事人和证人翻供,是存在这种可能性的。办案人员要审查翻供是否符合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如果先前的证言能够与其他证据印证,而翻供无法合理解释,那么,是不能否定前面的口供的。

就本案而言,办案人员在调取口供、证人证言及其他证据所执行的程序是符合法律规定的,所调取的证据具有客观性、真实性和关联性,据以定案的每个证据都经过查证属实,每个证据和违法事实之间存在客观联系,具有证明力,违法行为构成各要件的事实均有相应的证据加以证明,并且在案发现场固定了相关的补强证据,办案人员在进行全面、客观、公正的调查取证,收集足够充分的证据的基础上,通过对已收集的证据进行审查判断,笔者认为证据在总体上已足以对所要证明的犯罪事实得出确定无疑的结论,并排除了其他一切可能性,办案人员对当事人虚假标注生产日期的违法事实认定是合法有效的。

四、危害结果不是行政违法行为的构成要件

危害结果是指违法行为对法律所保护的客体造成的损害。刑法上所讲的行为的危害后果,是指主体的行为对客体造成的损害。而在行政管理领域,危害结果对行为人是否应承担行政处罚关系不大,不是应受处罚的构成要件。因为行政处罚是以维护公共利益和社会秩序为宗旨,公共利益和社会秩序均是非人格化的,对其危害往往不直接发生后果。不仅如此,如果出现了危害后果,则表明行政处罚没有真正发挥作用。有时危害结果也决定了行为人是否应受到行政处罚制裁。除此之外,危害后果还是判断违法情节轻重、选择处罚种类和幅度的重要量罚标准。以本案为例,针对当事人生产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食品的行为,罚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款第(五)项,其规定生产经营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食品的行为应依法给予行政处罚,可见,该项违法行为并不以危害后果的发生作为构成要件,只要行政相对人具有责任能力,从事了违反行政法律规范的禁止性义务的行为,违法行为侵害了行政法所保护的行政关系,以及当事人主观上有过错,本案当事人满足了这四大构成要件,即构成行政违法行为。

五、行政违法行为中止应当免除或者减轻行政处罚

在刑事法律领域,犯罪预备和行为未实行终了的阶段,要做到不使犯罪结果发生,只要犯罪人有效放弃犯罪活动就可以了;如果犯罪行为实行已经终了,还需时间犯罪结果才能发生,犯罪人就必须采取措施才能防止犯罪结果的发生,如果没有做到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的发生,仍要负即遂的责任。由于犯罪中止是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或者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的发生,其社会危害性或者消除或者减小了,其人身危险性已经消失或者减小了。因此,《刑法》第二十四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对于中止犯,没有造成损害的,应当免除处罚;造成损害的,应当减轻处罚。”而在行政法律领域,针对违法行为中止和行为未实行终了等阶段的行为状态及法律适用没有成文规定,在行政执法实践中应比照刑法的相关规定、立法目的和行政法律规范整体进行综合分析和法律适用。该案,当事人对召回的部分调味品,利用购买的松香水擦掉其召回的上述调味品的生产日期,打算打上新的生产日期重新对外销售。但之后当事人因意识到上述行为涉嫌违法,主动停止了篡改上述召回的调味品生产日期的行为,主动消除违法行为危害后果,并且上述调味品均尚未重新标注新的生产日期,当事人的行为已构成违法行为,属违法行为中止的情形,应当免除或者减轻处罚。该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款第(五)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对当事人生产标注虚假生产日期食品的行为依法减轻行政处罚。(镇海区市场监管局赵阳供稿,镇海区法制办报送)